街坊邻居都知道苗苗家的情况
2021-07-27 04:05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11岁的苗苗现在虎寨口小学读5年级。学校距家不远,走十几分钟就能到学校。“苗苗每天都早早来学校,为班里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。她学习很刻苦,也很努力,英语成绩不错。”在班主任老师杨超眼中,苗苗并不爱说话,也很少跟他提及家里的事情,“孩子自尊心很强,如果她不愿意说,我们也很少过问她家里的事情。”

在六年级刘老师的记忆中,学校每次开家长会,都是苗苗的爸爸过来,“她会很自豪地给老师们介绍自己的爸爸,从不避讳,她说她最亲的人是爸爸!”采访时,虎寨口小学校长韩建国告诉记者,从小苗苗入学时,他们就了解到了她可怜的身世,“学校给她减免了学杂费,有过来资助的爱心人士,我们都会优先考虑小苗苗。”

令杨超刮目相看的是“虽然小苗苗手指不健全,可她的字写得很漂亮。”杨超说,小苗苗握笔有些吃力,写字也很慢,可即便如此,她的字很工整,会让人“过目不忘”。此外,小苗苗还喜欢画画,“她画得最多的就是她的家。青山绿水旁有一栋石头房子,房前,一个小姑娘紧紧拉着爸爸的手,脸上是甜甜的笑容……”

从那儿以后,我娘是又当奶奶又当妈,街坊邻居感觉孩子可怜,时不时送点奶粉、零食。当时我们也担心孩子长大后走路会受影响,在她不到一周岁的时候,我们筹钱带她到县里医院看过,医生说不影响以后走路,后来就没再看,也没弄清这是什么病,真希望有医学专家能给孩子会诊,看有没有治愈的希望。

苗苗的同桌、12岁女孩王文慧说,苗苗很爱笑,她们俩经常一起做作业,“我给她辅导数学,她给我画画,小猫、大树、房子,还有家……”

邻居时占朝非常了解苗苗的身世。“这个孩子不容易,先后两次被遗弃,最后被残疾养父收养。”在街坊邻居眼中,苗苗很懂事,经常帮着爸爸洗衣服,做家务。

养父王为忠对记者说,苗苗越大和自己的交流越少。毕竟,女儿在一天天长大。如果能有个“爱心妈妈”,哪怕一两周见一次面,给孩子辅导一下功课;哪怕就是和孩子说说悄悄话也行。而孩子每每提到妈妈这个字眼,都有一些小心翼翼的停顿,然后还会很孩子气地加上一句,“爸爸,其实我还是最爱你。”

如果您愿意成为苗苗的爱心妈妈,请联系我们。请确保您能有时间去探望孩子,有长期担任爱心妈妈的决心。联系我们,请拨打88629260、88629426、96399。

这是一幅让人看了感到很“幸福”的水彩画:青山绿水旁有一栋石头房子,房前,一个小姑娘紧紧拉着爸爸的手,脸上是甜甜的笑容。

只在采访最后,小姑娘才悄悄地对记者说:“阿姨,我给你说句悄悄话。看见同学们都有妈妈,我挺羡慕的,也特别想有个‘妈妈’来爱我,哪怕只是抱抱我。”

对苗苗的采访进行得并不顺利。前后一共给孩子和她的父亲打过五六次电话。一方面,我们希望通过采访能够为小姑娘做些什么;另一方面,我们又怕这样的采访会打扰孩子平静的生活,会触碰她的伤痛。然而,每每和苗苗聊天又是愉快的,虽然小姑娘并不善言谈,但是她却始终很乐观,“我们生活得挺好,虽然家里穷,可是有那么多好心人帮助我们,我特别想快点长大,回报他们和爸爸。”

王为忠(以下简称王):现在家里有3口人,我的老父亲、苗苗和我。我今年42岁,父亲70多岁了,苗苗11岁。1999年,我遭遇一次意外事故,深三度烧伤。直到现在,一遇风吹眼睛就流泪不止,脸上身上都是伤疤,左手手指伸不展,右手只剩下手掌,干不了重活。村里照顾,安排我看护森林防火,每年有3500块钱收入,再加上全年2000多块钱的低保金,5000多块钱就是我们家一年的全部收入。

在学校,苗苗有不少好朋友。12岁女孩郭紫钰每天和小苗苗一起上下学,“苗苗很善良,很喜欢帮助同学。如果谁忘了带学习用具,她都会主动借给别人。”郭紫钰告诉记者,她知道苗苗家境不好,可第一次去她家玩时还是有些吃惊,“她家境不好,住着石头房子,没有什么家具。”可苗苗很乐观,从不抱怨自己的遭遇,只是有时她也会说自己的小心愿:“我的铅笔盒坏了,我想换一个新的。”“我也想过年有新衣服”……也许对于其他人来说,这些都是再平常不过的要求,可对小苗苗来说,却成了“奢望”。

这又是一幅让人看了心里酸楚的水彩画,因为它的作者是一个因为身体有缺陷而遭两次遗弃的小姑娘——11岁的赞皇嶂石岩乡三六沟村的苗苗(化名)。苗苗如今和养父王为忠相依为命,靠低保金生活。言谈中,她并没有因为贫穷和身世坎坷而过于伤感,“因为我有个好爸爸!”

苗苗不到3岁的时候,我娘也撒手人寰了,就剩下我们爷仨相依为命。老父亲每天要照顾我们的日常生活,很辛苦。苗苗大了,懂事了,看到爷爷不容易,虽然她手不方便,可每次做完作业之后,还是会帮爷爷做饭,择菜、洗菜、蒸饭。擦桌子、扫地这些家务活她都会。现在她自己洗衣服,也帮我和老父亲洗衣服。孩子懂事,从小就知道照顾我们。

王:苗苗小时候两次遭遗弃。她刚出生不久便被父母扔在了马路边,后来,小苗苗来到了我们家。她手脚发育不健全,食指和中指正常,其它手指都少一截。除了右脚拇指相对正常,其它九个脚趾发育都不好。当年我31岁,我娘还在,我娘说好歹是条命,将来把娃抚养大了,也能跟我有个照应。我清楚地记得,我娘把她抱回来时是2005年10月,她也就几个月大,除了手脚有问题,其他方面都很健康。她不停地朝着我笑,我抱了抱娃,感觉生活有了更多的希望。

郭紫钰说,印象最深的就是每当妈妈来学校接自己放学时,苗苗都会羡慕不已。一次苗苗说:“你妈妈这么疼你,我也想有个妈妈来爱我。”说完这句话,郭紫钰在电话那头哽咽了,“要是苗苗也有个妈妈,那就好了!”

昨日,时占朝告诉记者,有时逢年过节,他也邀请苗苗一家到他家做客,“她总是把最好吃的留给爸爸,我们都说她养父好福气。”这些年,街坊邻居都知道苗苗家的情况,不时接济她,“有的送衣服,有的给粮食。”